小说:绿野仙踪

作者:小说:绿野仙踪 来源:未知 2021-05-22   阅读:

旋风来了多萝茜和亨利叔叔、爱姆婶婶,住在堪萨斯州大草原的中部。叔叔经营着一个农场。他们住的一间屋子只是小小的、四垛板壁、一个屋顶和一堂地板构成的;亨利叔

旋风来了
  多萝茜和亨利叔叔、爱姆婶婶,住在堪萨斯州大草原的中部。叔叔经营着一个农场。他们住的一间屋子只是小小的、四垛板壁、一个屋顶和一堂地板构成的;亨利叔叔和爱姆婶婶睡的大床,放在角落里,多萝茜睡的小床,放在另外一个角落里。屋子里没有阁楼,也没有地下室——只有那么一个小洞,直掘到地面下,这洞叫做“旋风的地洞”。倘若大旋风刮来时,全家人可以躲进里面去,因为在旋风经过的途中,不论什么屋子它都能够吹倒。
  多萝茜是一个孤女,当她第一次来到爱姆婶婶身边时,婶婶被这女孩子的笑声吓了一跳,无论何时,多萝茜的快活的声音,传到婶婶的耳朵里,婶婶总要尖声地叫喊起来,并且把她的手压在她的心头;她带着惊奇,看着这个小女孩子——因为她在不论什么东西上,都能够找寻出笑料来。
  引得多萝茜好笑的是托托。在周围的一切事物都逐渐变成灰色的环境中,托托不是灰色的。它是一只小黑狗,有着柔软滑润的长毛,一双黑的小眼睛,在它那有趣的极小的鼻子两边,快乐地眨着。托托整天地玩着,多萝茜跟它在一块儿玩着,并且十分喜欢它。
  可是,今天他们不玩耍了。亨利叔叔坐在门口的阶沿上,烦恼地望着比平时更加灰暗的天空。爱姆婶婶正在洗着一摞盆子。
  他们从老远的北方那里,听到一种风的低低的哀叫声。亨利叔叔和多萝茜在风暴到来之前,看见那里的草,作着波浪形的起伏。现在,从南方的高空中,也传来了一种尖锐的啸声。他们的眼睛转向那里,只见在那个方向的草也掀起了波浪。
  亨利叔叔突然地站了起来。
  “爱姆,旋风来了!”他向他的妻子说:“我要照料家畜去。”于是他向栏舍跑去,一些牛和羊都关在那里。
  爱姆婶婶放下洗着的盆,跑到门口去。看了一眼之后,心里明白,危险立刻就要来到了。
  “多萝茜,快一点儿!”她尖声高叫着;“跑到地洞里去!”
  托托从多萝茜的臂弯里跳出来,躲到床底下去,这个女孩子便跑过去捉它。
  爱姆婶婶十分害怕,打开地板上活动的门,爬下梯子,躲到那又小又黑的地洞里去。
  多萝茜捉到了托托,就跟着她的婶婶跑过去。当她奔到屋子的中央时,传来了一阵极大的呼呼的风声,突然地这屋子摇动得这么厉害,她一失足倒坐在地板上。
  于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  这屋子旋转了两三次,慢慢地升到天空中去。多萝茜觉得好像坐在一个轻气球里渐渐地上升。
  这时候,天空非常黑暗,风在她的四周可怕地怒吼着。但是多萝茜乘坐得十分舒服。在第一次稍微旋转以后,当那屋子剧烈地倾斜时,她似乎觉得自己被徐缓地摇荡着,像一个婴儿躺在一只摇篮里。托托不喜欢这样子摇荡。
  它满屋子奔走着,大声地吠着。
  一小时又一小时地过去了,多萝茜渐渐地不害怕了;但是她觉得十分孤寂。她心平气静地等待着,看看以后会发生些什么。最后她从摇荡的地板上,爬到床上,躺了下去;托托跟着躺在她的旁边。不管那屋子的摇荡和旋风的哀叫,多萝茜很快地闭上眼睛熟睡了。
  会见芒奇金人
  一个突然而猛烈的震动,把多萝茜震醒了,托托把它那冰冷的小鼻子,放到她的脸上,凄惨地哀诉着。
  多萝茜坐起来仔细看着,那屋子不动了;天也不黑了,因为明亮的太阳光,从窗子外照进来,照满了小屋子。她从床上跳下来,跑过去打开了门,托托跟在她后面。
  这个小女孩子,向四周看了一下,发出一声惊奇的叫喊,呆木木地望着她所看见的奇怪的景象。
  木屋落在一块奇异美丽的地方的中央,那里满是可爱的绿草地,以及高大的树木,树林里挂着丰饶的甜美的果子。斜坡上到处长着奇异的花草,鸟儿们披上罕见的辉煌美丽的羽服唱着歌儿,并且在树林里和灌木丛中鼓翼飞舞。离开不多远有一条小溪,沿着绿的斜坡中间冲流着,起着泡,发出淙淙的声音来。小女孩子对此十分惬意,因为她在那干燥的、灰色的草原上住得太久了。
  这时,一群人向她走过来。他们三个是男人,一个是女人,都穿着奇怪的衣服。男人们的头上,戴着绿色圆帽子,中间耸起了一个小小的尖顶,四边挂着小铃子,当他们走动时,好听地丁当作响。女人的帽子是白的,穿着一件白袍子,从肩上打着褶裥挂下来,上面闪耀着小星,在太阳光里像许多金刚钻。
  当这些人走近板屋的时候,那小老妇人走向多萝茜,低低地鞠躬,用了一种好听的声音说话:
  “贵的女魔术家,欢迎你,来到这芒奇金人的地方。我们非常地感谢你,因为你杀死了东方的恶女巫,把我们从奴隶中解放了出来。”
  多萝茜听着这些话,非常吃惊。她口吃地说:“谢谢你,那一定弄错了,我不曾杀死过什么人。”
  “不管怎么样,你的屋子是这样做了,”小老妇人带着一声大笑回答说,“看!那就是这事实。”她继续说下去,指着屋子的一角,“她的两只脚仍旧伸出在一块木板底下呢。”
  多萝茜一看,吓得轻轻地喊了一声。真的在那屋子架着大横梁的角落下面,伸出了两只脚,穿着一双尖头的银鞋子。
  “啊哟!啊哟!”多萝茜叫着,吃惊得紧握着一双手。“一定是屋子压在她的身上了。我们该要怎么办?”
  “她是我所说的东方的恶女巫,”小老妇人回答,“她已经奴役芒奇金人许多年了。现在,他们完全自由了,并且要感谢你的恩惠。”
  “芒奇金人是谁?”多萝茜问。
  “他们是住在这个东方国土上的老百姓,这国土是由恶女巫管理着的,”
  多萝茜问:“你是一个芒奇金人吗?”
  “不;我虽然住在北方的国土上,但是我是他们的朋友。不过我是个好女巫,人民都爱着我,我的法力不如这里的恶女巫,不然,我早就把这些人民解放了。”
  多萝茜对女巫说:“我渴望着回到我的婶婶和叔叔那里去,因为我知道他们一定担心着我。你们能够帮助我找到回堪萨斯的路吗?”
  芒奇金人和女巫起先互相看了看,随后看看多萝茜,于是他们摇摇头。
  “北方是我的家,”小老妇人说,“在边界那里,围绕着奥芝地方,都是同样的沙漠。我的亲爱的,我想,你将不得不和我们住在一起了。”
  多萝茜哭了,因为她觉得在这些奇怪的人们中间感到孤独,寂寞。那小老妇人,脱下她的帽子,将尖端顶在她的鼻尖上,同时用一种庄严的声音,数着“一、二,三”。这帽子立刻变做一块石板,上面写着巨大的白粉字。
  让多萝茜到翡翠城去小老妇人从她的鼻子上拿下石板来,读着这些字,问道:“我的亲爱的女孩子,你的名字可是叫多萝茜?”
  “是的。”说着,小女孩子抬起头来,揩干她的眼泪。
  “那么,你必须到翡翠城去,也许奥芝的男巫会帮助你。”
  多萝茜问:“这个城在哪里?”
  “在全国的中心,是奥芝管理着的,他是个大魔术家。”
  小女孩子忧愁地问着:“他可是一个好人?”
  “他是一个好魔术师。你必须步行走去。那是一个长长的路程,我将用一切我所知道的魔术帮助你,使你避免灾祸。我将吻你,没有一个人,敢伤害被北方女巫吻过的人。”
  她走近多萝茜,温柔地吻着她的前额。当她的嘴唇触着小女孩子时,就留下了一个又圆又亮的记号,后来多萝茜才觉察了。
  女巫说:“到翡翠城去的路,全部是用黄砖铺砌的,所以你不会迷路。
  当你找到了奥芝,不要怕他,只要把你的故事告诉他,并且请求他帮助。我的亲爱的女孩子,再会了。”
  三个芒奇金人也向她低低地鞠着躬,祝福她有一次快活的旅行,说完以后,他们穿过树林去了。女巫向着多萝茜友好地、微微地点一点头,用她的左脚跟旋转了三次,立刻不见了。小托托大吃一惊,当女巫已经去了,它才在她的后面大声地吠着。
  救出了稻草人
  多萝茜只剩独个儿了,她预备动身到翡翠城去。
  女孩子用心地洗了脸,穿上件干净的格子布罩衫,把淡红色的遮日帽缚在头上,提着一只小篮子,放满了从橱里拿出来的面包,上面盖了一方白布。随后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,看到穿的是一双多么旧的鞋子。
  她说:“托托,旧鞋子一定不能够走长路的。”托托抬起头来,用它一双小黑眼睛,望着她的脸,摇动着它的尾巴,表示它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  于是她脱下旧皮鞋,穿上东方女巫的那双银鞋,它不大不小好像是为她做的一般。
  最后她提起了她的篮子,和托托出发了。
  不久她找到一条用黄砖铺砌的路,她立刻活泼地向翡翠城走去,她的银鞋走在硬的黄色的路面上,丁当地发出好听的声音。
  将近黄昏了,多萝茜走了长长的路,已经疲倦了,才急于要知道她应当在什么地方过夜,她跑到一所比其余的大一点儿的屋子。在前面的绿草地上,有许多男人和女人在跳舞。五个小提琴手,尽力地拉得响,大家笑着,唱着,这时,近旁边的一张大桌子上,摆着精美的果子和硬壳果,包子和糕饼,还有其他许多好吃的东西。
  多萝茜吃了一顿丰美的晚餐,有个芒奇金人叫做波奎的,亲自招待着。
  她坐在一只有靠背的长椅上,看大家跳舞。
  当她看跳舞看得倦了时,波奎领她走进屋子里去,在那里他给她一间房间,里面有一张美丽的床,被单是蓝的布做的,多萝茜就躺在这上面,一直酣睡到早晨,托托蜷伏在她旁边的蓝色的地毯上。
  第二天,她吃了一顿丰美的早餐,注视着一个极小的芒奇金婴儿,他和托托在一块儿玩耍,拖拉它的尾巴,欢呼着,叫笑着。
  小女孩子问:“到那翡翠城去有多远?”
  “我可不知道,”波奎庄重地回答说,“因为我从来没有到过那里。除非大家有什么事务和来往,还是不到奥芝的地方去好,要花费许多日子的。”
  这使得多萝茜有点儿发愁,但是她知道,只有那伟大的奥芝,才能够帮助她再回到堪萨斯州去,所以她决定要勇敢地向前进。
  她向她的朋友们说了再会,沿着黄砖铺砌的路又动身了。她赶了好几里路,想停下来休息,就爬到路旁边短墙的顶上坐下来。隔墙是一大块稻田,她看见有一个稻草人,高挂在竹竿上,看管着鸦雀。
  那稻草人的头是一口小布袋,塞满了稻草,上面画着眼睛、鼻子和嘴巴。
  戴在头上的是一顶像芒奇金人样式的破旧的、蓝色的尖顶帽子,身上穿的是一件蓝色的衣服,已经褪了色了,身体里面也是塞满了稻草。套在脚上的是一双蓝布面的旧鞋子。
  正当多萝茜认真地注视那稻草人的脸儿上画着的奇特的色彩时,她吃惊地看见他一只眼睛徐徐地向她眨着。起初,她想她一定弄错了,因为在堪萨斯州的稻草人,没有一个是眨眼的;但是现在这个家伙,却又在友好地向她点点头。于是她从短墙上爬下来,走到他那里去,这时候托托在竹竿的四周跑着,吠着。
  “好哇。”稻草人说,声音有几分嘶嘎。
  小女孩奇怪地问道:“是你在讲话吗?”
  “当然,”稻草人回答说,“你好哇?”
  “谢谢你,我很好,”多萝茜很有礼貌地回答说,“你好吗?”
  “我觉得不舒服,”稻草人微笑着说,“因为整天整夜地被吊在这里,吓走乌鸦们,是一件十分讨厌的事情。”
  多萝茜问:“你能够下来吗?”
  “不能,因为竹竿儿插在我的背里。如果你替我抽掉它,我将大大地感谢你了。”
  多萝茜伸起两只手臂,把他举起来离开了竹竿,因为里面塞的是稻草,是十分轻的。
  当稻草人坐到地面时,他说:“多谢你,我觉得像一个新生的人了。”
  听一个稻草人说话,看他鞠躬,还靠着自己的力量在旁边走动,实在是一件奇怪的事,多萝茜觉得十分惊异。
  当稻草人伸展着他的肢体,并且打了几个呵欠以后,他问:“你是谁?你到哪里去?”
  “我的名字叫做多萝茜,”小女孩子说,“我上翡翠城去,请求伟大的奥芝,送我回到堪萨斯州的家里。”
  他又问道:“翡翠城在哪里?奥芝是谁?”
  “什么,你也不知道吗?”她吃惊地回答他。
  “不,真的。我什么也不知道。你知道,我是用稻草填塞的,所以我没有脑子。”他悲伤地回答。
  “唉,”多萝茜说,“我很抱歉。”
  他再问:“你以为,如果我和你一同到翡翠城去,那奥芝会给我一个脑子吗?”
  “我不能说,”她回答道,“如果你喜欢,可以和我一块儿去。即使奥芝不给你脑子,你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形更坏。”
  “那倒是真的,”稻草人说,“你知道,”他表示信任她,继续说着:
  “我不在乎一双腿,一双手,以及臂和身体,它们都是用稻草填塞的,因此我不会受伤,也不会觉得痛的。但是我不愿意大家叫我是一个蠢货,如果我的脑壳里放进脑子,代替填塞着的稻草,像你一样,我就什么事都知道了!”
  “我明白你的感触,”小女孩子说,她真的替他担忧,“如果你和我一块儿去,我将请求奥芝尽力帮助你。”
  “谢谢你!”他感激地回答。
  他们走回到路上去,多萝茜帮助他翻过了短墙,随后他们沿着到翡翠城去的黄砖铺砌的路出发。
  起初,托托不喜欢这个意外的东西参加进来。它四处嗅着这个稻草人,仿佛疑心在稻草里也许有一巢老鼠,常常有一点儿不友好地对着稻草人狺狺地吠着。
  “不要害怕托托,”多萝茜对她的新朋友说,“它不会咬你的。”
  “唔,我不怕的,”稻草人回答说,“它不能够咬伤稻草。来,让我替你提着那只篮子。我不在乎它,因为我不会疲倦。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”他一边向前走,一边继续着说,“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一件东西使我害怕。”
  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多萝茜问;“可是那个制造你的芒奇金的农民吗?”
  “不,”稻草人回答说,“是一根燃烧着的火柴。”
  救出了铁皮人
  一天,他们走在一片树林里,直走到他们寻到了一小股清清的泉水,多萝茜便在那里喝着,洗着,吃着她的面包。她看看放在篮子里的面包已经不多,剩下的,只够供给自己和托托一天吃的了。这小女孩子十分感谢稻草人,因为他什么东西都不吃。
  当她吃完了东西,正要跑回到黄砖铺砌的路上去时,听得近旁有一声深长的呻吟声,给吓得跳了起来。
  她胆怯地问:“那是什么?”
  “我猜不出来,”稻草人回答说,“但是我们可以跑过去看看。”
  正当这时候,另外一声呻吟又送到他们的耳朵里,这声音似乎从他们的后面传来。他们转过身来,穿过树林没走几步,多萝茜发现有什么东西被太阳耀出一道光来,照射在树林里,她跑到那地方去一看,突然停住了,吃惊地叫起来。原来有一株大树,一部分被砍去了,在这株树旁边的,是一个完全用铁皮做的人。他的手里,高举着一把斧头。他的头、手臂、腿脚,都连接在他的身上,但是他一动不动地站着,好像不能够动弹。
  多萝茜惊奇地注视着他,稻草人也同样惊奇地注视着他,托托猛烈地吠着,一口咬在铁皮人的腿上,却伤了自己的牙齿。
  多萝茜问:“是你在呻吟吗?”
  “是,是我,”铁皮人回答她,“我呻吟了一年多了,没有一个人听到我,或者跑来帮助我。”
  “我能够帮助你做些什么?”她给铁皮人的忧愁的声音感动了,温柔地问。
  “去拿一个油罐来,把油加在我的各个关节的地方,”他回答说,“这些地方锈得这么厉害,使得我完全不能动弹。如果给我加了油,我立刻又能活动了。你可以在我茅舍里的一个架子上,找到一罐油。”
  多萝茜立刻跑到茅舍里,找到了油罐,回转来急切地问:“哪些地方是你的关节?”
  “第一,先把油加在我的头颈上。”铁皮人回答说。
  她把油加了上去,因为那里锈得太厉害,稻草人捧着铁皮人的头,这边那边轻缓地摇动着,直到摇动了好多次以后,他才能够自己转动了。
  “现在,把油加在我手臂的那些关节上。”他说。
  多萝茜把油加在它们上面。
  稻草人小心地把它们弯曲着,直等到锈着了的地方十分自由,灵活得像新生的一样才罢手。
  那铁皮人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,放下了他那靠在树上的斧头。
  于是她们把油加在他的腿上,直等到他能够自由地移动为止。他因为被救活了,向她们谢了又谢。
  他说:“如果你们不跑来,也许我永远站在这里,所以你们确实救活了我的命。请问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
  “我们是到翡翠城去的,拜访那伟大的奥芝。”她回答说。
  他问:“为什么你们要去拜访奥芝?”
  她回答说:“我要请求他送我回到堪萨斯州去;稻草人要请求他在他的脑壳里放进一个脑子。”
  铁皮人似乎想了好一会儿。随后说道:“你猜想奥芝能够给我一颗心吗?”
  多萝茜回答说:“是啊,我猜想是能够的,正像把脑子给稻草人一样地容易。”
  “这倒是真话,”铁皮人回答说,“这样,如果你们答应我加入你们的团体,我也想到那翡翠城去,并且请求奥芝帮助我。”
  稻草人热心他说:“走罢!”
  多萝茜点着头,她欢迎他加入做她的同伴。于是铁皮人掮着他的斧头,他们一起穿过树林,直走到那黄砖铺砌的路上。
  铁皮人请求多萝茜把油罐放进她的篮子里。他说:“如果我淋着了雨,又会发锈的,因此我极需要加油的。”
  他们得到新同伴来加入这个团体,的确是好运气。在他们再开始动身不久,到了一个地方,树木和枝叶长得浓密,遮住了路,使旅行的人走不过去。
  但是铁皮人用他的斧头,开始工作,砍得那样地熟练,立刻为他们清除出一条路来。
  一只胆小的狮子
  在这一带的树林中,鸟儿很少,因为它们喜欢空旷和阳光充足的地方;但是在这树林中有野兽躲藏着,不时传来深长的吼声。
  “你的一双银鞋子,将带你越过沙漠。”甘琳达回答说。
  接着,善女巫解释道:“这双银鞋子,有神奇的魔力,能够在三步之中,带着你不论上什么地方去,每一步只须一眨眼的工夫。你只要先并着脚,随后转动鞋跟,互相碰撞三次,就可以命令这双鞋子,带着你到愿意去的任何地方。”
  女孩子十分快活他说:“如果这是真实的事情,我立刻请求它们带着我回到堪萨斯州去。”
  她伸出她的手臂,围着狮子的颈项,并且吻着:它,温柔地轻轻拍着它那巨大的头;接着她吻了铁 皮人,他哭了,这对于他的关节有一些危险;她拥 抱着那身体软软的里面塞稻草的稻草人,这样她就省得去吻那用颜色涂描的脸。她对于这些可爱的伙伴的离别,悲伤得正在哭泣。
  甘琳达从她的红宝石的宝座上走下来,吻别了这个小女孩子。她接见了她的朋友们和她自己,多萝茜谢谢她的恩惠。
  现在,多萝茜郑重地把托托抱起在她的臂弯里,说过最后的一声再会,用她的鞋跟连续互碰三次,说道:
  “带我回家,到爱姆婶婶那里去!”
  立刻,她被卷起在空中,飞行得非常迅速,她能够看到或者听到的只是大风刮过她耳朵旁边时,发出的一种呼啸声罢了。
  这一双银鞋只走了三步,就停了,于是她这么突然地落下来,在她知道自己落在什么地方以前,在草地上连打了好几个滚。
  最后,她坐了起来,看看她的四周。
  她喊道:“天哪!”
  因为她坐在堪萨斯州的大草原上,恰好是亨利叔叔在旋风刮去了一个老的农舍以后所造的新舍的前面。亨利叔叔正在谷仓的前庭捋着牛奶。托托从她的臂弯里跳出来,向前跑到谷仓去,快乐地吠着。
  多萝茜站起来,发觉她脚上只穿了一双袜子。因为她的一双银鞋子,在空中飞行时失落了,永远失落在沙漠中了。
  再回到家里来
  爱姆婶婶正从屋子里跑出来,要去洗卷心菜,她一抬头,却看见了多萝茜正向着她奔来。
  “我的亲爱的孩子!”爱姆婶婶喊着,用她的两臂围抱着这个小女孩子,俯在她的小脸上吻着,“你究竟从哪里跑回来的?”
  多萝茜庄重他说:“我从奥芝地方跑回来,而且托托也是的。啊,爱姆婶婶,我回到家里来了,多么快乐呀!”

小说:绿野仙踪.doc
下载Word文档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[全文共7827字]
编辑推荐:
下载Word文档
分享给小伙伴们:
小说:绿野仙踪: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,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,谢谢。
当前位置:日落作文网 > 万物简史小说:绿野仙踪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下一篇:没有了
小说:绿野仙踪相关文章